首页 > 书库 > 《一束火花相赠》一束火花安泰 强受 一束火花相赠免费下载

一束火花相赠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一束火花相赠》是晏琅2019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裴睿,冯静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闵西里看似很重但是下手很轻的打她:“这么八卦,以后去当经纪人吧。” 提督不以为意:“你还别说。要是有机会,我还真想送你出道。走小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2-11 07:58:4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一束火花相赠》是晏琅2019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裴睿,冯静,书中主要讲述了: 闵西里看似很重但是下手很轻的打她:“这么八卦,以后去当经纪人吧。” 提督不以为意:“你还别说。要是有机会,我还真想送你出道。走小

《一束火花相赠》免费试读

闵西里看似很重但是下手很轻的打她:“这么八卦,以后去当经纪人吧。”

提督不以为意:“你还别说。要是有机会,我还真想送你出道。走小妖精路线。高岭之花人设。保管成为大众心里的皑皑山上雪,人间绝色月。”

西里败下阵来:“你行行好,放过我吧。”

提督哈哈笑起来,觉得逗她也是一件好玩儿的事。

西里将琴放在后座,自己坐到了副驾上,又打了个小小的哈欠,提督知她最近累得很,想起了曾经的自己,只不过又觉得西里不比自己那样糙,扛得住生活的暴击,连带着自己的那份一起心疼她:“你闭着眼休息一会儿,到了我叫你。“

闵西里发自内心的感叹着:“提督,有你真好。”

提督很受用,想着也许可以备个薄毯子放车里给她。并没急着走,而是在网上下了单之后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简直是个老妈子。

可西里这次并没有睡着,她闭着眼睛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车在转弯、等红绿灯。她心里疑惑,自己不是一个能在陌生地方睡着的人,床上都睡不安稳,上次怎么会在裴睿的车里睡着了呢?

也许是真的累了吧。

西里躺了一会儿又睁开眼,看着提督的侧脸,她永远妆容精致,眉毛画得很英气,加之头发又剃得短,一对钻石耳钉戴在耳朵上显得特别瞩目。

提督不自觉的笑了,问她:“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?”

西里说:“我就是觉得,如果我是男人的话,爱上了你的话一定非常非常爱你。”

“啊?为什么?”提督已经习惯了她这种没有由来的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样子。

“因为你绝对理智,能力强又那么聪明独立,作为soulmate简直是完美。”西里夸提督,从来不吝啬。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所以对提督格外珍视。

“哇,我值得这么高的评价吗?”提督虽然这么说着,但是嘴角的笑掩都掩不住,心里得意极了。

“当然值得了。所以我就在想啊……到底是怎样人,那么大本事能降住你。”

提督就知道言异必有妖:“原来在这儿等着我,想八卦你就直说。”

“夸奖是真的,但是我想八卦也是真的……恩恩说,八卦要从套路和分析中得出,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”

“你的这个小助理倒是个八卦学院派,将来必成大器。”提督说道:“不过真不是你想的那样,哎……我只是遇到了我之前带的练习生了,不过他现在过得不怎么好……”

“……”闵西里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男人:“难怪上次你说男人都不算,原来是个男孩。小练习生?多小?”

“刚满十九,休了学在酒吧里遇见的。”提督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脾气也不大好……我记得他之前很乖的。”

西里歪着头,顿时失去了八卦的兴致,提督说道:“我准备出一笔钱,送他继续念书。”

“啊?”西里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你这算是精准扶贫?”

提督干笑了两声,并没有回答。然而过来一会儿,像是有些憋不住了,对西里说道:“其实我现在愿意帮他,也是因为当年他退团的时候我也没能帮到他什么,现在看他过得不好,我心里也难受,说到底是我心里的愧疚作祟。”

西里知道提督做事儿向来不需要别人的意见,不论多难的事儿她都会有主意,不论是对是错,都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犹豫不决上。只是提督的这种心情,不知道会不会裴睿也会有……

提督将西里放在了琴行门口,看她抱着自己的琴站在路边等她在马路对面停车,突然提督从后视镜里看到竟然有人在偷拍闵西里,那人在一个街角处,看起来很小心,拍几张闵西里甚至还欲盖弥彰的拍起了街景。

提督认真的辨认了一下他的长焦镜头,如果真的是拍街景的话,根本用不到那么高配置的相机。她下了车穿过马路,为闵西里拿着琴:“你这两天尽量少出门,我刚看到有狗仔跟你。”

这间琴行是掖城最好的一家店,有着独立的三层楼,两人进了屋内以后闵西里才说道:“我虽然不懂国内的娱乐,但是一般来说八卦新闻的主角越是出名越有看点,像裴云音这样的大明星,或者祁礼骞这样的富二代,哪怕一件小事也会被津津乐道。可我既不是明星,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或者什么网络红人,名不见经传一个小透明——”

西里的话戛然而止,提督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?”

西里摇摇头:“没有,我只是觉得这些人也太无聊了点。”

下下周就要和闵达兼开庭了,而上次冯静在自己这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却能沉得住气那么安静,以她睚眦必报的个性似乎是有些反常了。闵西里倒是很好奇,之前除了电话里的互相赌气,冯静还能翻出什么花儿来。

琴行的一楼挂满了琴,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听见声音了从楼上下来,问道:“修琴?”

西里抬头“嗯”了一声:“琴弦太久了需要换,底部磕掉了漆。”

那人示意她将琴放在桌子上,提督在一旁看西里将琴拿出来,小心翼翼的程度好像这是一个快要病死的孩子,一丁点的颠簸都受不了似的。

那琴师这才摘下手套,惊叹的上手检查:“哇!难得能看到品相这么好的佩哈尔斯琴。有四五十年了吧。”

提督也惊讶道:“这琴比你都大一轮!难怪你这么珍视了。”

西里回忆起得到这把琴的来历:“这琴是别人不要我捡回来的。”

琴师只当她是在开玩笑:“这随手一捡能捡几十万,你在哪儿捡的,我去蹲个点。”

“这琴值几十万???”提督知道乐器都是很贵的,但是没有想到再一次被刷新下限。果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贫穷贵千金闵西里只是穷着玩儿而已:“难怪你要不远千里带出国又带回来,这简直就是一捆行走的人民币。”

闵西里小声对提督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琴有这么贵。早知道这么值钱当初我就应该把它卖了,我们俩在法国也不至于如此惨。”

“不不不,还好没有卖。”提督看着那琴曾经自己还有点嫌弃木纹颜色太不匀,如今越看越是岁月留下的痕迹,那些被它弹奏出来的音符都好听太多了:“你如今有钱了,说不定都买不到了呢。”

琴师本来就是一个爱琴之人,很是赞赏提督的看法:“对啊,还好没有卖。佩哈尔斯的老板自从妻子去世后,工厂也关了,现在他的琴可是难求了。”

闵西里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段故事,比起演奏的人来说,往往做乐器的人更加具有匠心,也更加专情一点,大概是他们一辈子就做一种乐器,也习惯了一辈子只爱一个人。

“大概多长时间能取?”闵西里问。

琴师随手开了个单子给她:“店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敢修这个,不过我手里还有几把琴,你要是急用的话可以在我这儿挑一把先用着,这琴估计要两个月后才能拿到。”

西里环顾了一下,摇摇头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我过段时间来取。”

《一束火花相赠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晏琅2019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裴睿,冯静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晏琅2019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束火花相赠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裴睿,冯静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