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半尾龙鱼》半背龙鱼 强受 半尾龙鱼鬼畜

半尾龙鱼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主角叫鱼左舟,小聂的小说是《半尾龙鱼》,它的作者是猫二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二日清晨阳光透过槐树枝桠洒下,鱼左舟眯了眯眼睛躺在秋千上,来回荡着,很是悠闲。忽听到脚步声,便见一道上二大和贼不偷向这边走来,

|更新:2020-03-21 15:02:5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鱼左舟,小聂的小说是《半尾龙鱼》,它的作者是猫二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二日清晨阳光透过槐树枝桠洒下,鱼左舟眯了眯眼睛躺在秋千上,来回荡着,很是悠闲。忽听到脚步声,便见一道上二大和贼不偷向这边走来,

《半尾龙鱼》免费试读

第二日清晨阳光透过槐树枝桠洒下,鱼左舟眯了眯眼睛躺在秋千上,来回荡着,很是悠闲。忽听到脚步声,便见一道上二大和贼不偷向这边走来,一个眸光灵动看着满园的鲜花,一个垮着脸打着哈哈。

鱼左舟闭上眼睛装睡,果然听到二大小声的“嘘”了下,一个人猫着腰走过来,当她正要吓鱼左舟时,鱼左舟猛地坐起来,“啊”了一声,倒把二大吓了一跳!

“头儿,你又吓我!”二大捏了捏耳朵,坐到一旁的石凳上。

“是谁想要吓我来着?”鱼左舟笑着深吸口气,扑鼻的香味让她感觉无比舒畅。她重新倚在秋千上,忽然问道,“二大,你可认得什么善音律的人?”

“音律?”二大皱眉想了想,“我们西边的人都是吹大索、打鼓的,内陆人的音律什么的可弄不来!”

鱼左舟点点头,望向贼不偷。后者正双手撑在石桌上打瞌睡,忽然感觉有人看向自己,一个机灵睁开眼,正要说话,却见鱼左舟将手指竖在嘴边,让大家安静。贼不偷还在纳闷,就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首曲儿。

那曲儿没什么调,很是随意,但却十分的舒服,宛如一条小溪,让人跟着它或缓缓而淌,或急速转弯,起起伏伏,却酣畅痛快。

鱼左舟转头看向一旁的花,手指无意识的跟着画着圈,嘴角渐渐勾起一抹笑来。待那曲儿停了,才回头对二大说,“不用找别人了,就他吧!”

“他,谁啊?”二大向四周张望着,却没看到什么人。

鱼左舟抿唇一笑,“初九!”

“初九?”二大和贼不偷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而鱼左舟已经起身向外走去,半路又回头对两人道,“今天小聂让人做了梨花糕,你们先去厨房帮我弄些出来!”

看着她走远了,贼不偷便趴在桌上不起来了。二大从一旁揪了根草叶拨了拨他的耳朵,一开始他还受着,后来实在受不了,猛地抬起来,一脸怒容正要发火,却见她嘴角含笑正看着自己,双颊微红,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,美极了!

二大见他抬起来,目光迎上他的,见他眉头慢慢松开,直直盯着自己,忙别过头去,脸颊却更红了,“别睡了,你去厨房把梨花糕给头儿弄些过来!”

贼不偷活了二十多年,眠花宿柳,可以说是风流快活,此刻看着二大,心中忽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似是狠狠抽了一下,然后慢慢柔软下来。他干咳一声道,“这不小事吗,我马上回来!”

“不行,我跟你一起去!”二大忙站起身,见贼不偷回头看她,忙撅了撅嘴巴道,“我怕你又偷摸跑出去!”

贼不偷勾起嘴角一笑,点了点头。满园的鲜花在晨风中微微颤抖,逐渐生动起来,仔细听,似乎能听到花开的声音。

鱼左舟穿过山间的小回廊,见一处方台上一人正在练武,不由跃身跳至方台,在栏杆上坐下。她看着栏杆外山间翻腾的白云,惬意的晃动着双脚,而她脚下却是万丈悬崖。

“小鱼!”小聂收起剑,走到一旁桌上倒了杯茶喝,擦了擦汗便倚在一旁舒了口气。

“你还真是会享受啊,这练武台比三王岛上的百花台可有意境多了!”

“那是,人家短短几十年,不好好享受图个啥啊!”小聂叹了口气,忽然脸上笑容一收,走到鱼左舟身边,小心问道,“过不久就是岛主的生辰了,岛主挺想你的,你……回去吗?”

鱼左舟嘴上的笑一僵,目光霎时变得锋利起来,“到时候看吧!”

“小鱼……”小聂还欲再说。鱼左舟已经不耐烦的别过头去,小聂的话只得咽回肚子里。

眼下的深渊望不见底,只见白气汹涌,山河共舞。鱼左舟沉默了许久才似开玩笑般说道,“小聂,如果我跳下去,是不是活不成了?”

小聂一听脸色一白,忙上前抓住鱼左舟,“你疯了?”

“哈哈……”鱼左舟笑着摇摇头,“我才没那么傻呢,对了,你可有办法找到《桃花吟》的曲谱?”

小聂白了鱼左舟一眼,却再不敢逼她了,只说道,“可以找找,当年桃池的妻子创作一曲《桃花吟》,因知音难求,便叫人将曲谱抄了,希望可以有人可与她同凑。只要民间还有,我就有办法将它找到!”

“最好要赶在玉龙子大寿前,不然不就白忙活了?”鱼左舟翻身跳至方台上,向回廊走去。

小聂忙跟上去,“放心好了,我鼠洞想要的东西就算得不到,不还有你的鹰巢吗?”

这日夜里,鱼左舟躺在床上睡意惨淡,从枕下掏出一锦囊,将那半尾龙鱼拿出细细看着。这几日在小聂这住着觉得轻松很多,此时心中久久深藏的疑惑再次凝聚。

不知不觉夜已深,她才慢慢迷糊起来,隐隐约约又回到了三王岛。她自小极少下山,山上的角角落落她都熟记于心。此时三王岛上也是满天繁星,或许因为这里地势高,离星星更近,以至于这里的星星都格外的明亮。

她正在屋顶上看星星,嘴角连着眼角都是笑意,感觉雾气越来越重,便沿着屋顶一路向自己院子走去。忽听得隐隐有对话声传来,倒像是爹爹和木瓜,她一时兴起,便蹲在屋顶准备听墙角跟。

可离得太远,只隐约听见“雪城”“伊簿”等词,她见此又向那边靠了靠,这才听清了,可两人的语气却令她心头一惊。

常时爹爹为人虽随和却总透着股冷清,而此时他的语气却低沉,倒像是和自己说话时的样子,只是有些无奈罢了。而木瓜则和以往的平和不同,话语里竟满是愤怒和嘲弄,她从未见过他这般,于是立时竖起耳朵来。

“青音,你真的决定了?”

“不瞒岛主,已经等了二十年,该做的准备也已做好,此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!”

“……我知道你的境地,只是……就算我求你,放过小鱼可好?”

鱼左舟听到这里已是浑身冰凉,她紧紧的抓住领口,她忽然不敢再听下去,可此时却连动也不能动了!

木青音当下冷笑一声,“放过她?我如何会放过她!此时她只有跟着我,才能保命!”

“若小鱼在这岛上不出去,我还不相信有人可能伤害她!”

“可依她的性子,你能栓她一辈子不能?她是鹰,自是要有一片天的,而我能给她这一切!”木青音声音凉淡却又坚定。

“可你瞒着她,能瞒一辈子吗?”

“我自有道理,就不劳岛主操心了!”

“可是,你要记住,小鱼是无辜的!”

“无辜?当初你们选择了她做替身,她不无辜吗?这天底下又有谁不是无辜的呢?”

……

接下来他们还说了什么,鱼左舟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,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下来。没想到,她做梦也没想到,一直以来最宠她的两个男人竟这样防着她瞒着她,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的?

“放过她?我如何会放过她!……”

鱼左舟只觉胸口被一把刀狠狠刺了一下,那锥心之痛让她整个人都抽搐起来。她猛地睁开眼,惊醒翻坐起身,只觉出了一身的冷汗,才知道又是那个梦,嗓子干的难受,不由唤道,“初九!”

只觉眼前有人影晃动,初九已点上了蜡烛,倒好了茶,放在床边的矮桌上,背着她而立。鱼左舟这才松了口气,喝了茶再次躺下,却不敢再闭眼睛。

初九侧耳听了听,便走到前面桌前坐下,从腰间摸出一支柳条去骨而做的笛子,放在嘴边轻轻吹起曲儿来。这曲儿与今日中午吹的不同,更加轻柔,就像是春风中飘舞的柳絮,让鱼左舟渐渐安下心来。

许久,初九听得鱼左舟呼吸渐平稳,才将手中笛子放下,微微侧首看过去,只见暖黄的灯光下,睡熟的鱼左舟仍皱着眉头。他站起身,提脚向前走了两步,却终是停下。

几日匆匆过去,这天刚亮,二大便招呼着鱼左舟起来,千叮万嘱将贼不偷留在小聂身边,让他好生看着,才驾着马车,载着鱼左舟向临城五叶城奔去。

行了两个时辰的路,待进了五叶城便见许多车辆马匹,皆是奔着神剑门去的。鱼左舟掀开车帘望着外面,对二大道,“咱们不着急,也不和他们挤什么热闹,在这停会吧,等等初九!”

二大探过来脑袋,皱眉道,“若是待会人家闭了门,进不去咋办?”

“这对咱们鹰巢来说不是最简单的事么?”鱼左舟继续看着外面那些人来人往,二大却一脸不敢相信,“头儿,你不会想着大白天跳神剑门的墙吧?”

“你的提议还不错!”鱼左舟回头冲二大玩笑,见二大眼睁得更大了便正色道,“咱们本来就是没帖子的,我又与内陆门派无甚交往,而且咱的目的又不是真的来拜寿,所以出场越是引人注目越是有效果!哎呀,你放心,我不惹事!”

这时鱼左舟盯住远处慢慢走来的一个人影,嘴角不经意扬了起来,只见初九轻步走了过来,若不是青铜面具徒增戾气,光这外形是极好看的。

初九在车外停下,微微点了点头,便递过来一块箔布,打开来便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几行字,皆是今日来参加玉龙子寿辰的门派。鱼左舟手指一个个从上面划过,只见上面写着青岭派、孙家庄、西岛派、沙龙帮、桃花坞……手指在桃花坞上停下,抬头看了眼初九,见他又点头,这才放下帘子。

《半尾龙鱼》精彩评论

    还是那句话,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,而不是看评论,这《半尾龙鱼》把那种秩序崩塌,民不聊生,国之将亡,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。从其他角度来说,这是一个好故事,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,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,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,茶花女是妓女,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。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,你看什么网文,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。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:不知道为什么,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。一帮傻逼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