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神医庶女妖孽邪王 在线阅读 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kuso

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为楚若夕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侯府很大,老夫人又住在西边的荣宁堂,顾锦带着桂嬷嬷和绿枝绿芽一路走过去,被这弱极的身子拖累不已不说,还遭了一路的异样白眼和同情嘲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3-22 07:57:4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为楚若夕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侯府很大,老夫人又住在西边的荣宁堂,顾锦带着桂嬷嬷和绿枝绿芽一路走过去,被这弱极的身子拖累不已不说,还遭了一路的异样白眼和同情嘲

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免费试读

侯府很大,老夫人又住在西边的荣宁堂,顾锦带着桂嬷嬷和绿枝绿芽一路走过去,被这弱极的身子拖累不已不说,还遭了一路的异样白眼和同情嘲讽,依照她以前的脾气,定是要杀鸡儆猴一番,只可惜这里是侯府。

她只是个不受宠,随时都会被正室搞死的庶女。

顾锦想着,唇边就泛起一抹冷笑,美眸微微一闪。

若是还是在末世,熟悉她的人就会知道,她这是记恨于心了,那个惹她的人必定会没有好果子吃。

女魔头之名,并非只是以凶狠无情而得来,而是还有向来睚眦必报,说到做到,绝不留情的性子!

只是这时的张氏并不得知,她之前近乎癫荣宁狂的奔回倚云院后,就稍稍平静了下来,觉得丢脸之余,更是痛恨顾锦。

发了一通火,将那几个婆子罚打了十个板子后,还觉不解气的关到了柴房里。

被顾锦掐过的脸颊处已是有了很浅的红痕,张氏看着镜中自己那不出彩的容貌,再想到顾锦的那句话,心中顿时冒了火,当即气昏了头的一甩梳妆台,胭脂水粉铜镜首饰匣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。

“贱人,贱人!贱人生的女儿也是个小贱胚子!!”

张氏气得浑身发抖,近乎咬牙切齿的握拳,又长又细的指甲刺进肉里,却浑然不觉。

她的两个心腹丫环Chun雁和Chun归,见状连忙上得前来,一个轻抚着张氏的后背安慰,一个则是去收拾那些摔碎的瓶瓶罐罐。

“夫人,您又何必同一个贱人生的女儿置气,老爷不管她,老夫人亦是不喜她,这还不是随夫人您随便揉捏么?照奴婢看,既然三小姐如此看重桂嬷嬷,甚至不惜与您闹翻,您不如先设法假意将桂嬷嬷笼络了过来,到时两个一起收拾了,岂不更好?”

张氏哼了一声:“什么三小姐,就是个孽种!”

“哎,奴婢这嘴,”Chun雁打了自己一个嘴巴,见得张氏神色舒缓了些,便转了笑意,“再说,桂嬷嬷可是那贱人的Ru母,或许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不一定呢。”

这一话,算是提醒了张氏。

自打兰梨过世后,永宁侯不管后院的事,老夫人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她就变着法的折磨顾锦。

先是克扣月银和用度,再是把那些个兰梨带来的下人都给处理掉了,暗地里纵容下人欺辱顾锦,最后更是将那边的一应吃穿都给扣下了,但那丫头却还是有得吃有得穿,可见桂嬷嬷定是藏了什么东西。

那贱人的嫁妆在老夫人那是动不了,可桂嬷嬷的话,她却是必须要动一动了!

张氏略显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,今天是自己小瞧了那丫头,下一回,定要让她加倍偿还!

正想得倍感解气时,外头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听得她一阵心烦意乱:“又是什么事!?”

“夫人,回夫人,”几乎是小跑着进来的丫环上气不接下气,“三、三小姐去了老夫人那里!”

“什么!?”张氏腾地起身,“她去做什么了?”

“这,这,奴婢也不知。”

“废物!”张氏一拍桌几,气得胸口起伏不定,“快伺候我更衣,我倒要看看这孽种要玩什么花样!”

而另一边的顾锦,却并没那么顺利的见到老夫人。

她们四人在刚到荣宁堂,就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大丫环给拦在了院外:“老夫人身子不适,谁都不见,三小姐请回去吧。”

“劳紫兰姑娘通传一声,三小姐有要事同老夫人说,还请老夫人通融一番。”

桂嬷嬷上前一步,拉着那丫环的手,暗中递了个小荷包过去。

那紫兰捏了捏荷包,心中有了数,冰冷的神色有了点温度:“那你们就在此处候着,我先去通传。”

然而她进去了才一息的功夫,就带着一脸无奈转了回来,将荷包还给了桂嬷嬷:“你们回去罢,老夫人已经歇下了。”

“这——”桂嬷嬷露了为难之色,看那紫兰头也不回的进了院子,又看了看顾锦。

顾锦仍旧一副游离在外的神色,过了一会才回魂:“啊,老夫人不见么?那你们先回去,我一人在此等着就好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“嗯?”顾锦冷淡的眼神扫过去,看得桂嬷嬷一怔,随即就不自觉的福身,然后领着两个丫环走了。

走到一半时,才想起来纳闷,病了一场的小小姐,似是有些不太一样了?

而她们刚走,顾锦就揉了揉膝盖,然后跪了下去,腰背挺得直直的,不像是在跪求,反倒像是在示威。

透过窗户看到这一幕的紫兰,想了想,就还是掀了帘子进了内堂禀报。

在外头跪着的顾锦略微动了动耳朵,然后露出了然神色,狡黠的眼底似是在酝酿着一场好戏。

而她这副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差,跪了还没一刻钟,就有些摇摇欲坠,面色发白,虚汗直流了。

顾锦暗暗发力,硬撑着没倒下,直到身后有脚步声渐近,她方似是有所察觉的侧了头去看,随即轻晃了下,身子就往一边栽去。

“梨儿!”

走近的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叫出声,然后快步上前搂住那柔弱的身躯,看着那苍白亦不失清丽的容颜,微微失了神。

顾锦发白的唇微微张了张:“爹……”

永宁侯顾汉霖一怔,看着这有七八分相像的熟悉面孔,这才想起来的喊道:“锦儿,你是锦儿?”

回答他的却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,随后他的发妻张氏的声音就传来,带了些惊诧:“老爷,你怎么在这?”

内堂里的老夫人卢氏得知外头的情况后,略微一皱眉,原本就不好的面色更是蒙了一层阴影。

“人倒是齐了,得,让他们都进来吧,在外头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!”

一直在等候命令的紫兰立即应下,带着两个小丫环出去,对仍旧保持着姿势的三人恭敬道:“侯爷,夫人,三小姐,老夫人让你们进去。”

见已然惊扰了老母亲,顾汉霖一沉吟,就干脆将柔弱无力要昏不昏的顾锦一把横抱起来:“锦儿,爹先去同你祖母说一声,再送你回去歇着。”

顾锦低低嗯了一声,眼神余光扫过一旁气得眼冒火光的张氏,暗中勾了勾唇角,比她想象得还要成功呢。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楚若夕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顾锦,侯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楚若夕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神医庶女:邪王很腹黑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顾锦,侯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