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我在地府做直播 强强 我在地府做阎君健气受

我在地府做阎君

玄幻言情已完结

新书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子五月,主角蓝姬,少英,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白无常牵着铁链,拘了数十位亡魂,一路走到奈何桥,碰到了阎君少英。少英看着长长的阴魂队伍,嘀咕道:“人界又发生了惨案了啊!” 白无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7-11 14:57:1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子五月,主角蓝姬,少英,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白无常牵着铁链,拘了数十位亡魂,一路走到奈何桥,碰到了阎君少英。少英看着长长的阴魂队伍,嘀咕道:“人界又发生了惨案了啊!” 白无

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免费试读

白无常牵着铁链,拘了数十位亡魂,一路走到奈何桥,碰到了阎君少英。少英看着长长的阴魂队伍,嘀咕道:“人界又发生了惨案了啊!”

白无常自人界看了半日的热闹,正想找个人唠唠此事,见了少英,便一把将她扯到了孟婆茶坊,悠哉的点了一壶茶,想着向少英絮叨絮叨。

可话题还未展开,就见自黄泉中传来一阵喧闹,少英侧目去看,就见黄泉路上尘土飞扬,一个火红色的人影疾驰而来,霎时便狂奔而至,只见他红发微扬,衣袂蹁跹,正是三皇子凤衍。

走在黄泉路上的阴魂不禁侧目去看他,心里默默寻思:竟还有人赶着去投胎?

少英见了凤衍,心里不禁嘀咕道:自上次凤衍投为凡胎之后,也不过才四五日的时间,在人界光阴相当于四五年,怎的这么快又回来了?

正想着,凤衍已经赶到少英身边,神情急切且焦虑:“少英,你可知那玄冥蛇与蓝姬有何渊源?”

少英细细回想,摇了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凤衍的脸色阴沉一片,就像凝聚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沙尘暴,久久无法平息。过了良久,他才冷静下来,缓缓走到茶坊的木凳上坐下,眼眸深沉露出一抹深切的痛意,以及点点疲惫和无奈。

少英不知如何宽慰,只拍了拍他的肩膀,为他倒了一杯孟婆茶。

孟婆茶在甘冽澄净的忘川水中沉沉浮浮,热气氤氲在暗黑色的茶杯上方,似是不舍般,久久不愿离去。

凤衍望着茶水,露出一丝苦笑道:“我和她终究是无缘的罢。”

少英道:“三皇子,你可否告诉我发生了何事?”

于是,凤衍便将这四年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少英,少英听完,心里着实为蓝姬感到难受,这两人哪里是没缘分,明明就是有仇啊!人家蓝姬生活的好好的,掺和了你后咋都那么凄惨呢!不过,少英还是积极为凤衍想办法:“你且先别急,既然那玄冥蛇去救蓝姬,想来蓝姬不会有事,你且随我去大堂,咱们找来命簿查一查这玄冥蛇与蓝姬的过往。”

凤衍点头,于是两人相伴去了阎罗殿。

命簿记载(往事):

东州巫山山脚下,有一处古朴村落,村民们朴素热情,生活其乐融融,蓝姬自幼生长于此,与祖父相依为命。

祖父是村落中有名的医者,有一手好医术,他常年上山采药,救助村民,在村民中有很高的名望。

蓝姬九岁时,他第一次带着蓝姬上山,教她识别一些常见的草药,可不料,行至半山腰时遇到了一个受了伤的少年。

少年大约十三四岁年纪,黑发黑眼,皮肤白皙,长相颇清秀。

蓝姬性格柔弱,见了陌生男子,不敢正眼去瞧,只在祖父身后怯生生的抬眼瞅了他一眼。

只这一眼,便好似有一股冰冰凉的气息窜入蓝姬的身体!她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,不明所以的搓了搓胳膊,紧紧的拽着祖父的袖子,再不敢去瞧他。

祖父对蓝姬的反应未曾发觉,只柔声问少年:“孩子,你住哪里?怎么一个人在山上?”

少年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祖父的善心,警惕的望着他,并不说话。

祖父没有计较,仍旧问:“你哪里受伤了?”

少年的眼睛幽深又明亮,他来来回回看了两人三四遍,才抬起一只胳膊指了指自己的腰腹之处。

祖父掀开少年黑色的衣袍,赫然只见少年的腰腹处有一条长长的伤口,虽用破布粗粗的包扎过,可仍旧在汩汩的冒血。

祖父将药篓子从背上放下来,找出今日恰好采到的止血草药,放到嘴里嚼碎,然后敷到少年的伤口上,之后又在自己衣袍上扯下一条细长的布料,细细的为少年包扎好。

少年看着祖父,眼睛一眨不眨,敷药的时候连眉毛也不曾皱一下,直到祖父忙活完,说了一声:“好了。”他才像被烫到了一般,一跳跳出了数尺远,望了他们一眼,转身就要走!

祖父忙冲他喊道:“你这伤口还需换药,我们家就在山脚下……”话未说完,少年已经窜入森林,不见踪影,也不知祖父的话他听到了没有。

之后的数月,蓝姬都未再见过少年,看来他并没有听到那句话。

祖父虽记挂着少年的伤,可蓝姬却松了一口气,她有点害怕那个少年,那个少年的眼睛,她总觉得有些阴冷。

时间一晃,几年过去了,蓝姬长成了貌美的姑娘,祖父却已离世,但好在蓝姬继承了祖父的好医术,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。

这日,她背着药篓子像往常一般上山采药。

说实在的,这山确实有些奇怪,山上几乎没有鸟兽动物,但草药确实出奇的多,蓝姬平日从不敢在山上逗留太久,据祖父说,这山每到傍晚,便会弥漫开剧毒的瘴气,人吸入的话,不出几日便会死亡。

蓝姬一直谨遵祖父的叮嘱,从未在山上待到傍晚过。

可这日,蓝姬家中的草药已经所剩无几,所以便想多采一些,她采着采着便忘记了时间,等到反应过来时,她迷路了。

这里似乎是森林深处,她从未来过,环望四周,全部都是相同的粗壮树木,仿若高耸入云的粗大树木遮挡住了天空的所有光线和线索,她既分不清来路,也没有外物可以借她分辨方位。森林里面,全部都是被树叶遮挡的阴森黑暗之感,以及,有风吹过时,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,她判断不出现在的时辰,呼救的声音也几乎传播不了太远,她只能尽可能的按照自己的印象,想在傍晚之前,赶紧走出去!

可她不知道的是,她所走的方位和出路截然相反,她竟越走越深!

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,天色越来越阴沉,森林里面越来越寒冷,呼啸的山风冰凉刺骨。

蓝姬走了许久,触目所及,到处是恣肆生长的植被,以及杂乱无章的枯木。既听不见鸟兽的声音,也看不到一点活物,只能听见一截截枯枝在脚下碎裂的咯吱声响……

蓝姬骇的头皮发麻,可要让她停下来等死,她会更加害怕,所以她一直走,一直向前走。

傍晚悄然来临,黄昏薄暮,苍苍茫茫。

瘴气瞬间弥漫了整个森林,迷雾重重,往前看去,只有一层深似一层的黑暗。

蓝姬知晓这便是瘴气了,她将一些醒神的草药放在手里,捂住口鼻,想多坚持一段时间。

可迷障森林的毒气依旧一点点的渗入了蓝姬的肌肤、口鼻,她只觉得头脑越来越迷糊,越来越晕,最后,昏厥在树林深处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从迷雾那端隐隐约约出现一个黑色人影,他的身影似乎已经融合在暗夜中,只能隐隐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形,但那一双眼睛却是极亮,仿佛在无边的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绿光,他走路极快,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。

他缓缓的蹲在蓝姬的身前,眼神晦暗不明。

等蓝姬醒过来的时候,入眼之处,便是一块块冰冷的黑色石头,她还未清醒,转头又望了望四周。

这是一处洞穴,洞穴很大,光线不是很亮,有种昏暗的感觉。洞壁和地面似乎很湿滑,有的地方生满了一层薄薄的绿苔,洞**阴冷无比,但救她之人似乎也想到了她的体质不能承受,十分体贴的在她身下铺了厚厚的干燥茅草,身边也生起了篝火,她的身上,还搭了一件黑色长袍。

“你醒了。”一句没有任何温度的话从蓝姬上方传来,他似乎很少与人说话,口气生冷而僵硬。蓝姬一惊,下意识望去。

这是一位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男子,他穿着一件单薄的内衫,漆黑的长发未束,披散在肩上,眼睛狭长,瞳孔极黑,他专注的看着蓝姬,就像专注的看着自己的食物一般。

几乎条件反射一般,蓝姬身上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一股阴冷的感觉直接从脚底升到了脑袋顶!

蓝姬心内打鼓,她下意识的便有些害怕他。

“你是?”蓝姬不敢看他的亮的有些异常的眼睛,只盯着他的下巴鼓足勇气问道。

“玄苍。”男子没有温度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“你,你救了我?”蓝姬看着他的下巴再次问道,然后,视线慢慢向上移,他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,没有正常人的红润之感,但那唇色却又极为鲜红,与那白的不正常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。看到这里,蓝姬再也不敢向上看,她躺在茅草堆上,捏了捏盖在自己身上的衣衫。

他的衣服?想到这里,蓝姬不禁瞬间羞红了脸。

“是。”男子说话简洁明了,说完这句话,便像是再也没有开口的打算,他走到山洞的另一边,盘腿坐下,闭目养神。

蓝姬见他不再看这边,这才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,想坐起来。可这一动她才发现,她的全身僵硬无比,胳膊都抬不起来!她本是个医者,遇到这种情况也没有很激动,她心想,应该是自己吸入毒气太多,如今身体内的毒素还未清空,这才导致身体僵硬,不能动弹。

她仰面躺了半日,中午时分,男子走了出去,不消几分钟,便带回了一只野兔,他动作灵活的将野兔处理好,篝火上架起支架,烤起野兔来。

等野兔烤得外焦里嫩了之后,他掰下一只后腿递给蓝姬,蓝姬想伸手,奈何,她伸不出去……

那只后腿在两人中间停滞了几分钟,然后,又缩回了男子的方向。

蓝姬不禁尴尬的望向他,竟发现,他的侧脸上,有诡异的红晕……

喂饭这种事情,想想就很羞涩啊!!

蓝姬紧闭双眼,在心里呐喊两句,再不敢瞧他……

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精彩评论

    这个作者(子五月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我在地府做阎君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