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江妃妆吟》江妆许嘉亦小说 GL 江妃妆吟年上攻

江妃妆吟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江妃妆吟》是滦潇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尤贵妃,华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她们抵达欢清宫时,尤贵妃还未入座。 经籽柔在一旁解说,江珞雪才知晓,坐在一旁的分别有皇甫德仪、凌才人、华妃三人。 皇甫德仪,倒是

|更新:2020-08-01 14:57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江妃妆吟》是滦潇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尤贵妃,华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她们抵达欢清宫时,尤贵妃还未入座。 经籽柔在一旁解说,江珞雪才知晓,坐在一旁的分别有皇甫德仪、凌才人、华妃三人。 皇甫德仪,倒是

《江妃妆吟》免费试读

她们抵达欢清宫时,尤贵妃还未入座。

经籽柔在一旁解说,江珞雪才知晓,坐在一旁的分别有皇甫德仪、凌才人、华妃三人。

皇甫德仪,倒是有所了解,同丽妃一样在谢湛尚为王爷时,也是一介宠妃。

那时谢湛不过十六余岁。

人走茶凉,凌才人的位分不比华妃,尤贵妃也请了她来也是奇怪。

还有一个华妃,位分正一品。

“言妃、丽妃、华妃”皆为三妃。

据说,尤贵妃也请了言妃,不过言妃推辞的理由,竟是身体不适。总不好勉强过来,就为了看一幅画。

江珞雪猛然记起,上次见到那个娘娘便是言妃了。

言妃地位又比丽妃、华妃好那么一点点,这位分大概理清楚了。

偏等了日上七竿,尤贵妃却还不出来,众人心里也是不舒服,又不敢发话,更加不敢让宫女去催。

率先发话的还是华妃:“贵妃娘娘怎么还不出来?再不出来这画作本宫可欣赏不了了。”

用手中圆扇微微扇一扇,一副仿佛就她累的样子。

一名宫女上前回道:“贵妃娘娘昨日睡得晚,还在梳洗,赶会儿就到。”

一旁的凌才人也随着附和道:“再等一会儿也无妨,画作也不能长两条腿跑了的。”

说完几人轻声扑哧出了笑声。

将这尴尬的气氛解了围,江珞雪不免多瞟了几眼凌才人,眼睛闪得格外发亮。

是那种让人瞧见了,就会喜欢的类型。

约莫又是半盏茶的功夫,尤贵妃才来,人未到,声音却已经从门外传进来了。

“本宫来晚了,让各位久等了。”

说罢,人已经走上前,经过丽妃身旁时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走近了些。

让人见了,以为是挑衅。

让她们来的人是她,让她们等的人也是她,架子可真大。

丽妃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,首先开口:“贵妃本是让我们众人欣赏好画,等一会也是值的。”

尤贵妃笑了笑,便吩咐她的一个贴身宫女,去房内取画。

凌才人是坐不住了,突然起身往内房里,看了好几眼。

还不停扯着手中锦帕,着急的问:“听说皇上赐给贵妃娘娘的画乃是绝作,天底下独一无二的。”

脸上尽是些期盼,双眼放光似的透明,敢情这个小姑娘也是爱画之人。

过会儿,画放在桌子上铺平后,众人人潮涌动似的走过去,左瞧右瞧。

一直沉默的皇甫德仪,在看见画的那一刹那,还是忍不住感叹。

“这副画,山水描绘得栩栩如生,犹如赋予了它们生命一般,让爱画之人,看了都有想占为己有的冲动,也不知是宫里哪位大师作的。”

说的这话,怎么听得那么别扭,当着尤贵妃的面说“占为己有”这四个字不太合适。

尤贵妃倒是显得毫不介意,大方回道:“画是好的,也要有欣赏它的人才算得上佳作,画就好比花一样。只要喜欢它的人,总会生出独占的念头,且都是平常事。”

这话有几人听得不太明白了,纯粹是说,她们不是欣赏好画的人?

丽妃用手在画上摸了一摸,随即抬头问道:“贵妃娘娘,这画是?”

皆说后宫的妃子,都是喜笑颜开,甜甜的喊着姐姐妹妹作称呼,不过尤贵妃和她们却不同。

她可以叫其他妃子妹妹,她们却只得尊称一声“贵妃娘娘。”

这就是区别!!!

尤贵妃一挥手又坐上原位,不紧不慢的说:“的确如此,这幅画是我哥哥献给皇上的画,当时本宫也在殿中,见这山水画得细腻,便向皇上讨来了。”

这语气不正是告诉众妃子,只有她哥哥尤策,才有这般本事寻来这好画么!

几人在看了画作过后,齐齐坐下了,华妃倒是心气高,不吹捧也不想招惹不快。

尤贵妃又谴宫女端上几碟点心,和善的样子,差点让江珞雪忘了,她可是尤贵妃。

那个算不上善茬的后宫之主。

尤贵妃摆摆手,示意一个宫女端了一碟点心在丽妃面前。

“丽妃,你尝尝这块桂花糕是否可口?”

“是。”丽妃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边咬了一口,笑了笑回道:“味道甚好。”

一旁的皇甫德仪看了丽妃一眼随之困惑。

“丽妃,记得从前你我还在王爷府的时候,你喜欢吃味道淡点的糕点,什么时候竟喜欢这甜腻口味了?”

还不待丽妃开口,又有一个人坐不住硬要抢话。

华妃嫌事不够多,尖锐的开口说道:“本宫可听说皇上前些日,可赏了丽妃好几盒甜而不腻的点心,丽妃不爱吃甜食,怎么会呢?”

华妃这番话,倒像是知道丽妃不爱吃甜食,说完后,偷偷看了一眼尤贵妃的表情。

她脸上不无变化,仅仅隐约显现出不满,这下子可好了。

什么不提偏偏提这个,这不是存心让人心里不好受吗?

丽妃赶紧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皇上还不是看在三殿下喜欢糕点,哪里是赐给本宫的?”

江珞雪微微瞥了尤贵妃一眼,心想,她至今尚无子嗣,她肯定眼红这些有孩子的妃子。

尤贵妃若是心里没有半分想法,那才奇怪了。

丽妃意识到自己说的话,不太合适。

紧跟着,又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贵妃娘娘和皇上这么恩爱,也是羡煞我们这些妃子了,什么奇珍异宝,皇上头一个就会念着娘娘。”

丽妃这一招也是高明,成功将孩子话题扯开,尤贵妃听到这句话之后。

心情也好了一大截,也不计较什么点心的事了。

在她看来,皇上的宠爱只要长久不衰,她都是后宫最有荣宠的那位,孩子迟早都会有的。

华妃眼见这一招没有刺激到尤贵妃,也就此闭嘴了。

正当还在喝茶闲聊的时候,突然传来一声:“皇上驾到。”

众人赶紧起身行礼,又是那个人,又是那张脸。

每次见到谢湛时,江珞雪的心中总是波澜起伏。

谢湛脸上微而不妙的气势,看上去还挺吓人的,众人心中胆颤。

尤贵妃三步并作两步,将谢湛迎到位子上关心的问:“皇上这是怎么了?”

转头又让宫女端来一杯茶,谢湛闷不吭声,扫了众人一眼:“今日欢清宫还真是热闹,朕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饶有兴味的模样,更让人看不懂,尤贵妃毕恭毕敬的从宫女手上接过茶。

某人倒是不给她面子,未正视一眼,一目了然,敢情是给尤贵妃甩脸子了。

皇甫德仪、华妃虽说也小小吓住了,但看得一脸尽兴。

尤贵妃只能赔小心的回答:“回皇上,前不久你赐给臣妾的一幅画,臣妾想着姐姐妹妹们,也是爱画之人,差人请她们也来瞧一瞧这好画。”

江珞雪心里鄙视的看了她一眼。

谢湛眸光流转,视线同时也停留在江珞雪身上。

一秒,两秒,某人吓得把头缩了回去,眼睛眨巴眨巴的动了几下。

谢湛忽然站起身,尤贵妃紧张的抓住他的龙袍:“皇上,你……。”

完全没有那一副骄傲姿态了,几人看得是云里雾里,一丝头绪都理不清。

谢湛面无神色的吐出来一句话:“贵妃,你可知现在朝堂上,有多少大臣是弹劾你侍宠骄纵,纵使朕下旨幽禁恒安公主,可也轮不到你哥哥去评判。”

语气虽然不无波澜,可是这意思,让一众人听得明白些了。

片刻后,谢湛走之前,还下了最后通碟:“这段日子,贵妃就好好待在寝宫思过,任何人不得探望。”

尤贵妃一听腿都软了,倒在椅子上。

华妃见状,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,假意上前。

“贵妃娘娘,你没事吧?”

尤贵妃怨恨的看着众人,张嘴就来:“你们给本宫滚出去。”

别看她高高在上的样子,如今这狼狈样,倒叫她们看见了,她心里能不憋屈么?

丽妃赶紧拉着江珞雪离开了,路上,籽柔兴高采烈的说着:“娘娘你看,现在尤贵妃被皇上禁足了,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啊!”

丽妃一脸沉重,对着她们二人说道:“你们别高兴太早,皇上现在只是一时意气。

尤贵妃要不了多久就会解了禁足,那时候她依然是后宫最受宠的女人。”

《江妃妆吟》精彩评论

    有人没写作者(滦潇),而是把主演挂到了起点,有点意思。这《江妃妆吟》没法像我往常那样分析评价。因为,你能相信么,这么多字,只是写了个情绪。不是鹿晗不适合,而是没人适合。主角(尤贵妃,华妃)既是江南,又是曾经的你我。是千千万万少年时期的青涩和怯懦。是那少女早熟让人迷恋却又永远跨不过去的一道坎。没有少年得志,没有勇往直前,只有一时的奋不顾身和得不到的怅然无措。那条没有目的地的短信,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,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。就像无法入眠的夜晚,一条探出水面的鱼怎么努力也吸不到氧气。就像控制不住的手,机械式的拿起又放下却组织不出想要说出的语言。想起一个单词,petrichor雨后的味道,说不清,道不明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