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我在大明做神仙 罗御 我在大明开无双健全文

我在大明开无双

历史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是戴小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康飞,万石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康飞这话一说,把万石斋气得嘴都歪了,食中二指一并,端着一个官指,指着康飞,“不当人子……不当人子……”哆嗦得不成个样子。 看老头

|更新:2020-09-12 21:59:0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是戴小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康飞,万石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康飞这话一说,把万石斋气得嘴都歪了,食中二指一并,端着一个官指,指着康飞,“不当人子……不当人子……”哆嗦得不成个样子。 看老头

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免费试读

康飞这话一说,把万石斋气得嘴都歪了,食中二指一并,端着一个官指,指着康飞,“不当人子……不当人子……”哆嗦得不成个样子。

看老头这模样,康飞就把嘴巴一撇,“你这位老人家怕不是发羊角风了罢!”一句话格外顶得万石斋气喘不上来,一时间,眼睛翻白,身后几个篾片慌里慌张的,要他们打双陆打叶子牌就厉害,但医术么,要是医术灵光,早就打个儒医的招牌骗银子了,何必去呵万家二老爷的卵子。

倒是有个年纪不大的家伙从后面挤上来,一把就抓住万石斋的手腕,伸手狠狠在他虎口合谷穴上揉了数下,一边揉一边拍他后背,“二老爷,二老爷……”

合谷穴回阳醒脑,万石斋被他这么一按,顿时长长吸了一口气,眼睛也亮了,脑中也清新起来,顿时就看清楚对过那张年轻讨厌的脸蛋,当下脑子一抽,“三儿,与我打他,打死打伤都算老爷的……”

这年轻人是万家的家生子,跟万家的护院教头段天涯学得一手好枪棒,与跌打损伤也很在行,是万二老爷身边得用的,这家生奴才第一条,要忠心,在万三儿心中,这个【二老爷】可不是衙门里头的摇头二老爷,他喊二老爷只是因为二老爷行二,在心里面,却是实实在在是自己的老爷,老爷让打,自然上去就打。

他这边刚一抬手,对面康飞冷笑了一下,膝盖一抬,就是一招极真巴西蹴,学术读法【変責廻し蹴り】,这一招实际上早在李小龙格斗时代就出现过,但发扬光大还是极真空手道松井派的巴西分部,从此成为标杆性技术动作,擅长此技的巴西选手费托萨甚至被送上【鞭腿王】【圆月弯刀】等诸多美号,由此可见,技术,是发展的,人,都是强爷胜祖的,如果武功都是老祖宗厉害,那完蛋了,岂不是黄狼下獯子——一代不如一代?人类早退化到元谋人去了。

什么?你说古武?呵呵!稻富流铁炮术也是古武┓(´∀`)┏它敢跟AK比一比么?

被一脚踢到脖子的万三儿就好像是一颗被斧头伐倒的树木一样,直挺挺就倒了下去,咣当一声砸在地板上,震得周围几张桌子一跳,上面杯盏盘碗叮当作响。

把腿一收,康飞甚至还在靴子边上假模假式掸了掸灰尘,看着周围吃惊的眼神,实际上心里面暗爽。

旁边那张石洲格外吃惊,别看他是首富,但实际上这厮功夫不低,盖因为西商都是持剑行商,西商子弟练拳,那是一个传统,在扬州府的抗倭史上,西商盐业总会一次性拉出五百【擅射骁勇者】组成商兵,硬是把打败了扬州卫泰州卫的倭寇都给扛住了,当地还专门为此事立了碑,由此可见西商骁勇。

张石洲是典型的西商,自小那也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,名师也拜过几个,连武当山上的【提点玉虚宫】老爷也拜过的。

当年永乐皇帝认为自己当皇帝是武当真武大帝庇佑,发三十万人大修武当山,然后下旨【着道录司行文书,去浙江、湖广、山西、河南、陕西这几处,取有道行至诚的来用,钦此!】

武当山的主宫玉虚宫,规模规制都和北京紫禁城相仿佛,当今天子嘉靖是个崇道的,格外又花了大力气扩建,有堂、祠、庙、坛数千间之多,时人赞之为【玉虚仿佛秦阿房】,这武当山的提点玉虚宫老爷,就是江湖上俗称的武当派掌教了。

张石洲年轻时候也曾经在武当山上拜师学艺,武当山的绝学【沾衣十八跌】也是练过的,看到康飞这一腿,忍不住,就咦了一声:这不是我武当的绝学么?

他想起当初学这沾衣十八跌,教习的道爷讲这一招【老娘晒衣】,说诀窍是【手腿如棉腰如铁,顺步送臀催梢节】,这个劲,就是老娘们晒衣服,双手一甩,湿漉漉的衣裳【啪】一声……所以这招叫做老娘晒衣。

当然,这一招极为讲究腰腿功夫,他如今富贵日子过久了,早使不出来,但是,当初教习的道爷讲述的那番话,却从不曾忘记过,因为能学到【沾衣十八跌】的,都是武当山杰出的弟子,他张石洲从来都是以自己是武当杰出弟子为傲的。

看到康飞使出武当的绝学,张石洲自然就要上心,咦了一声,脸色都微微沉了下来。

这年月,偷师学艺,是要出人命的,你不是我武当的弟子,你怎么会我武当的功夫?还是请你把我武当的功夫还回来吧!怎么还?当然是把命留下……

他就对身边一直没说话的李春生招了招手,李春生俯下身去,他低声就说:“你让人把万石斋手底下几个人先弄到一边去,春林他这个儿子,刚才好像用的是我武当的沾衣十八跌……”说着,就有些咂嘴,他素来爱惜戴春林的才华,虽然身边都是清客,但他的确是视戴春林为友的,这事儿,涉及到戴春林的儿子,未免就有些不好办。

李春生听了老爷的话,这时候也微微皱眉,抬眼看了一眼犹自因为儿子而目瞪口呆的戴春林,压低嗓音就说:“东翁,刚才春林的儿子一巴掌抽翻了焦秀才,那一下子,好像也是有个讲究的……”

他说着,略一沉吟,继续就说道:“要说一拳把人打晕,倒也不稀奇,但是,一巴掌把人抽晕过去,就我知道的,好像只有……”他说着,声音更低,就说了两个字,“罗教。”

听到罗教这个词,即便作为扬州府首富,张石洲未免也皱起了眉头,一时间,牙花子都有些疼。

这罗教自然就是【真空家乡,无生老母】的那个教了,作为秘密结社教派,她既不是历史上最大的,也不是历史上最早的,但绝对是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。

像是扬州府,作为漕运最枢纽的城市,又是漕帮总坛所在,烧香信无生老母的可是比比皆是。

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精彩评论

    这个作者(戴小楼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我在大明开无双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