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千妖渡月》妖瞳千颜月 蕾丝 千妖渡月同志

千妖渡月

玄幻言情连载中

《千妖渡月》由网络作家剑舞佳人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玉璇,王近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雪娘再睁眼,一轮红日正趴在山头,仰着红彤彤的脸看着她。 “雪娘!带路!”一声娇叱自身后传来。 雪娘猛的回头,眼中熊熊怒火对上烈阳

阅文集团
|更新:2020-09-21 22:00:4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千妖渡月》由网络作家剑舞佳人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玉璇,王近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雪娘再睁眼,一轮红日正趴在山头,仰着红彤彤的脸看着她。 “雪娘!带路!”一声娇叱自身后传来。 雪娘猛的回头,眼中熊熊怒火对上烈阳

《千妖渡月》免费试读

雪娘再睁眼,一轮红日正趴在山头,仰着红彤彤的脸看着她。

“雪娘!带路!”一声娇叱自身后传来。

雪娘猛的回头,眼中熊熊怒火对上烈阳错愕的眼神缓缓熄灭。

“玉璇,雪娘自己会跟着我们,无需......让她带路。”烈阳与玉璇并肩前行,柔声解释道。

“妖兽,都是要为主人探路的,不然,遇到危险,难道还要我们寻她出来吗?”玉璇弯了眼角,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,口气不容置疑。

“嗯。”听到了她口中亲热的“我们”,烈阳的嘴角也浮起温暖的笑意。

雪娘心中一阵抽痛,大步疾走,没几步便将二人甩在身后。

“瞧她这样,还是没有规矩。”玉璇皱了眉,担忧道。如果烈阳还不能短时间内驯服雪娘,她担心雪娘随时会兽性大发,重演那日指点她胸口的惊魂一幕!

“别怕,她还小,既有锁魂镯,又有束妖带,没有我的允许,她都无法变身了。”烈阳宽和一笑。

“好吧,那你要快些驯服她,必要时候,可以抽鞭的。”玉璇忽然伸手,挽上他的臂膀。

烈阳浑身一僵,心底泛起一阵奇异的感觉,随着手臂上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游走全身,那是夹着丝丝伤感的快乐,并不纯粹,且愈加迟疑。

......

“快看,有贵客来了!”三个书生正在用早餐,王近云顾不得嚼完嘴里的青菜,就推搡着另二人的胳膊,向柜台望去。

来人着一身暗纹金锁的赤紫绸袍,外罩的浅紫纱衣薄如银翼,饶是三个书生见识有限,也能看出那是极品蚕丝织就。

“果然,是贵客啊!”朱有福家是乡里富户,他都忍不住看直了眼睛,另二人更是仰望不已。

更吸睛的是,对方的背影挺拔修长,发上还束着稀有珍贵的雪雀羽冠,更显俊逸高挑。

“哇!一定是位......”王近云崇拜羡慕的话语还没说完,就随着对方的一个转身戛然而止!

转过身的华袍公子露出了他令人幻灭的容颜。冗长方脸,粗眉吊眼,阔口塌鼻!

“天......天哪,好......好丑!”这一句,是旁边桌上的小镖师发出的。

纵使他自己也长的矮个圆头,此刻也对这反差巨大的丑陋贵人发出嫌弃的评价。

“倒是他身后的黑衣人,生了一双漂亮眼。”张放舟也被这丑人恶心地别过目光,恰看到紫衣贵人身后的黑衣随从。

那黑衣人与紫衣贵人一般高,身材却更瘦弱纤细些,乌黑长发束着一个青白玉冠,蒙着黑面巾的脸上,独独露出一双清光四射的长睫美目。

“是啊!”其他人也连忙将被污染的眼睛挪到俊美的黑衣人身上。

至于黑衣人身后三个猎妖师打扮的随从,显然没有那二人显眼吸睛,此刻,他们默默寻到一张空桌,坐下来待命。

那紫衣人办完住店手续后对着众人再次来了个“猛回头”,眼神凌厉凶悍,目光冷漠无情,仿佛巡视畜生死物一般,将众人一一扫过。

“吃饭吧,别看啦!是仙家客。”眼看小镖师就要跳起来怒视回去,总镖头连忙将他一把拉下,小心叮嘱道。

“啥是仙家客?”王近云连忙搬了凳子,倾身凑上前去问总镖头。

“你傻啊!这‘七日人行道’还没开,就能进来的,除了仙家官家还有谁?”总镖头的岳父胖镖师翻了翻白眼。

“对!我就说这千年仙阵肯定是允许仙家进的嘛!”王近云立马补一句马后炮挽回颜面。

“那么丑的仙家,也是少见吧!”朱有福心有戚戚。

“哈哈哈!我猜,那紫衣的是个隐了身份的官人。”光头镖师老道的分析道。

“如何?他的罩衫可是仙纱啊!”张放舟常见起云山的仙人们,自然了解他们的装束。

“衣服可以乔装,神态气度嘛,难模仿!”光头镖师一语中的,迎来一片赞赏的目光。

“那哪个是仙家客?”朱有福兴致勃勃的继续探索。

“黑衣的吧。修仙的大都漂亮。”张放舟补充道。

“哇,有了这贵客!我们这一趟,平安无忧了。”小镖师突然兴奋的插嘴道。

“你们不是有水镖吗,哪儿轮得着你们怕啊。”王近云快嘴抢白道。

“切,今早有个事多的妖怪退货了呗!”小镖师气愤道。

“行了!别说了!”胖镖师及时喝止!

“怕啥!书生们都是看过货的,要是他们再买一个,空出位来,大家都好!”小镖师自作聪明。

“去去去!看镖去!不开窍的蠢材!”总镖师看不下去了,对着小镖师的后脑勺就是一掌。

......

晌午将近,雪娘坐在河边,身子隐在树下,小脚伸出树荫,无聊的看着自己的十个脚趾在阳光下自由舒展。

“她!”玉璇远远的看着山野少女的“娱乐消遣”,深觉不耻,愤愤走开。

烈阳“噗嗤”笑了出来,他知道,那是雪娘久久不能变身,无法舒展筋骨,只能动动脚趾解馋。本想走过去逗逗她,却猛然止住了脚步。

顿了顿,烈阳追随玉璇的脚步轻轻走远了。

雪娘瘪了嘴,眼圈瞬间红了,烈阳离去的脚步声,步步踏在她心上,吱呀作响,心儿仿佛他脚下的枯叶被毫不留情的踩碎。

“呜呜呜......”可怜的雪娘又哭了起来,她放肆的流着眼泪,伤怀的扭着脚趾,在温暖的阳光下尽情释放失恋的痛苦。

一阵悦耳的笛音远远响起,雪娘眷恋的回头,泪眼朦胧中寻找烈阳的身影。

一阵婉转的箫声合着清脆的笛音缓缓升起,如长风呼和着鸟鸣,如空谷回应着泉吟。

一个深沉,一个清亮,一个婉转,一个轻快。

一对儿留居的大雁合着悦耳的节拍振翅飞起,在满目苍黄的远山碧空间亲密地缠绕盘旋。

雪娘好奇的左顾右盼,终于在一颗高耸的柏树梢头看到了那个清丽孤绝的背影。

玉璇如一只弯颈的仙鹤,手执长啸,一声声合着烈阳的笛音。身后是绝壁陡崖,脚下是漫天林海,唯有她俏立的梢头高不可攀,如坠云端。

高处风大,层层纱衣荡着柔软妙曼的曲线,如花瓣绽开又合上,唯有那弯颈玉手痴然不动,紧紧跟着那轻快笛音婉转起伏,回荡在群山林海间......

“没想到,你会吹箫,真好听。”烈阳在树下仰望。

“你喜欢吗?”玉璇温柔一笑,阳光下如冰雪消融。

“喜欢......”烈阳久久凝望着她,那感觉如梦中遇仙,美好的不似现实。

“那我们.....可以常合.....”玉璇垂下眼,长萧离开唇角,露出拘谨的笑容。

“好。”烈阳一扫连日阴霾的心情,终于绽放出如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,这一刻,他心中不再有心结。

轻快的笛音再次响起,被那婉转的箫声扶着直上云霄,仿佛那远飞的大雁,双双结伴,一路展翅,不再回头。

“呜呜呜......”雪娘看着远处的二人,眼泪汹涌而出,像一阵小雨,孤独的下在自己脸上。

......

“小十六,你怎么总是入夜前来,白日不读书,干什么去了?”张放舟板起面孔,严厉问道。

“没有,我就在店里。只是......只是......”小十六委屈的直摇头,却又似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“可是什——么——?”张放舟拖长音调,瞪起眼睛。

“我!我!我还不能稳定变身,我......我白天就在......在门外嘛!”小十六羞恼地低下头。

“门外,门!哦!”张放舟恍然大悟,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“师傅,其实,其实你也可以,白天到我......我那里去......去给我讲课嘛,我也可以听嘛。”小十六皱着眉头,小心措辞,给自己留足面子。

“哦!算了!晚上就晚上,开始温书吧!”张放舟断然拒绝,让他大白天跑到猪圈里,对着一只小白猪大讲四书五经,别人莫不当他是疯子!

“哼哼......”小十六失望的嘟囔了一句,便乖巧的从一个绣着各色小花的小书包里拿出书本,认真读起来。

“放舟!你怎么在我房里教徒弟!”王近云吃饱了晚饭,一进门就看到读书的小十六,毫不留情的嚷嚷起来。

“近云兄,是我打扰了,请多担待,我们一会儿就好。”张放舟连忙陪起笑脸,自打王近云知道朱有福退了张放舟四文钱,便心生不满,自觉把这间三床房看作是自己的。

毕竟,张放舟就出了一张床的价钱,活动范围也仅限他那张床上下。

“你不如去楼下桌上教。”王近云刻薄道。

“不去!”小十六怒了,楼下那帮镖师天天划拳喝酒。

“方舟兄,去我房里吧,我一个人也孤寂。”朱有福推门进来,热心解围道。

“哪里!你房里......”张放舟连忙闭了嘴,看看小十六探寻的眼神。

“不打紧不打紧!此刻她拾掇好了,吓不到孩子的。”朱有福会意,连忙解释道。

“好吧!”生怕那懦弱的师傅再假客气被推拒欺负,小十六麻利的收拾起小书包,自己做主道。

张放舟苦笑一下,认真道了谢,领着小十六去了隔壁。

“猫咪姐姐?”开门的小少女头都快埋到胸口里了,却不料被一语纯真的童声道破身份!

《千妖渡月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千妖渡月》精彩评论

    还有就是,文青、啰嗦,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。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,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。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,就是为了吐槽吗?当局者迷,你自己想得多么好,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,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,就是痴线的意思。成功的作者(剑舞佳人)和扑街作者(剑舞佳人)的区别,在于成功作者(剑舞佳人)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,扑街作者(剑舞佳人)控制不了,还说读者看不明白。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