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等一寸日光来倾城番外 6》你能不能原谅? 等一寸日光来倾城LOLI控

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等一寸日光来倾城番外 6》你能不能原谅? 等一寸日光来倾城LOLI控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5:04:30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林桑榆 状态: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是林桑榆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灼,裴明珠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已经临近高三末端,裴明珠再也不拉着我东走西逛,而是少年老成地对我进行思想再教育。所以在她诲人不倦的开导下,我开始学着去抽风地将许

>>>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在线阅读<<<

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免费试读


已经临近高三末端,裴明珠再也不拉着我东走西逛,而是少年老成地对我进行思想再教育。所以在她诲人不倦的开导下,我开始学着去抽风地将许灼这个人遗忘,并寄情于学习。

在许灼彻底销声匿迹的第四十九天,北广出现了,就是那个经常和许灼混迹在一起的小青年。之所以对许灼身边其他的人无感,而唯独对他的名字却印象深刻,除了是他来代替许灼向我告白的原因以外,还因为曾经许灼给我介绍他的时候,很不人性的调侃了人家。

男生的唇角剧烈上扬,眼睛堆满笑意地说话。

他妈生他的时候希望他考北京广播学院,结果他每天做的,却是专泡北京广州的外地妹子。

闻言,北广居然红了脸,随即粗声粗气的否认。

不是这样的平安姐,老大他乱说!

当然,我知道许灼是乱说的,因为北广默默喜欢一个女生很久了,但我对此女只闻其事迹不见其人。我只是一直很好奇,被这样神经粗矿大条,一看就不解风情的男孩子放在心尖上,到底是什么感觉。

北广出现的时候,我正在裴明珠家和她一起做高考数学模拟卷,玻璃外边的太阳永远安然无恙地放着光,小区外边的小吃叫卖声隐隐传进来。我在一道题上咬了笔杆子十分钟,却完全没有头绪,最后终于受不了地将铅笔啪一声摔在了桌面。

有没有人能告诉我,三角函数对我们的未来到底有什么帮助!

裴明珠只哼哼了两声,头也不抬地道。

你需要的是有人来告诉你,到底许灼对你抱的是什么态度吧?

不管是之前亦或此后,裴明珠总是担任着轻易看穿我的角色,我的心神不宁,我的欢乐悲喜。

但当时的我却很嘴硬地回了句,许灼?谁啊?你楼下擦皮鞋的大叔吗?

语毕,裴明珠家的门铃就急速地响了起来。

我怀着似是而非的逃避念头,故作欢快地蹦达着去开了门,来人就是北广。他一见着我的脸,立即便逮住了我的手,好像当初在后校门的许灼一样,用了力气,生怕我溜掉,风风火火,直奔主题。

平安姐,老大是真心喜欢你的!

闻言,我的心脏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迅速剧烈跳动起来。

后来我想,仅仅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许灼的消息,我都如此难以克制,那么,要是许灼真的登上门来,是否连道歉都不用说,我就能立马抱住对方哭得泣不成声呢。

看我不说话,北广自以为轻轻地晃了晃我的手,却弄得我整个肩膀都在抖动,还没有等我自行解救,裴明珠便从背后冒出来,趁着北广不注意的时候,飞速地扯开了我被对方钳制的胳膊,而后风驰电掣地将大门嘭地关上,随即对着门外大吼。

许灼哑了啊?!还是被车撞断了腿起不来了?需要你来转告什么真心不真心!

我突然就不敢再说话,因为我怕明珠失望,我不敢告诉她有好多个瞬间我真的动摇过,我更不敢告诉她,其实在那次娱乐城事件后,我一个人去找过许灼,取下了他送给我的成人礼物,那个蝴蝶怀表。我一把扔在对方身上,趾高气昂的样子。

用其他女人的钱买的东西,我他妈觉得恶心!

而后大步流星地走掉,头也不回。

虽然是这样,但是亲爱的,我想你们一定知道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。除了真的想扔掉那个烫手的怀表,更大的原因,其实是想他在我转身的一刻,来拉住我,并哭天抢地的祈求我的原谅。我想,我一定会同样哭天抢地的对他又骂又踹,但是双手却紧紧地将他圈住。

在那个还不知道忠诚重要性的年龄,我和你们一样,为青涩的情爱傻过很多次,可是我不憎恨,我希望你们也不抱一丝怨恨,并对着那些在有生之年里,一去再不返的日子,高歌爱不完。

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,我突然清醒的意识到,明珠是对的。如果一个人真的喜欢你,他为什么不敢自己来争取呢?他能对你有多么的上心?最后,我顺势挽住裴明珠的手臂,转身往客厅方向走,企图重新将注意力拉回高考练习题上。但北广却在外面将门拍得震天响,直到他急吼吼地喊出一句话,我才在瞬间停住了脚步。

平安姐!你不出来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老大了!

我得承认,我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硬,明珠也没有。

让北广进门后,我才知道,那女的叫卫优澜,比许灼大两岁,两人的认识竟在我之前。

许灼的家庭,来龙去脉并不需要我多说,他书没有读多少,从有记忆起就跟着父亲许培后面寸步不离,慢慢学会了耍混卖狠。许灼17岁的时候,在一次青少年的帮派斗争中,首先动了手,他一个人,摸出刀子,亮晃晃地在所有人面前,捅了对方为首的那一个。彼时,大家年纪都还算小,见过的场面最多就是几个人围着一个人打,却从未用过真刀真枪,许灼的举动无疑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震得目瞪口呆,而后作鸟兽散。接着,卫优澜就出现了。

此女子不是凡人。

这是我在听北广说起那段过去的时候,唯一的感受。试问,在那个年龄,有多少人会面对这样血淋的场面,还能面不改色的谈情说爱?可是卫优澜做到了。当时的她,站在巷口一辆房车面前,冲着许灼微微笑,问。

如果被警察发现,你不害怕吗?

当然还是有害怕的,怕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,而重复许培当年的路,让唯一的亲人独自面对难熬的时光。他不像那些富家子弟,有各种人脉关系可以运用。

如果说当时的裴明珠,在我眼里算个小小的富家千金,那么卫优澜大概得跨越她成倍数的等级。因为是卫家的独生女,自幼恃宠而骄,所以许灼那件甚至都入不了卫优澜眼的事情,很快被钱解决掉。

两人的交往,便从那时候开始。

末了,北广又说。

其实那个怀表,是老大用干净的钱买下来的,他不是有一段日子没能准时接你上下课吗?那是因为他在跆拳道馆当陪练。他没什么一技之长,唯一熟悉的,就只有打架,况且那家导管愿意先付钱,老大便去了,所以你才经常看见他总是鼻青脸肿。

听完北广的话,我有些小小的震撼,我想起许灼青肿着脸在房间里疼得跳来跳去,却不想那些伤口,是因为我。

见我久久不语,北广又开始急。

平安姐,你就原谅他吧,现在能劝住他的人,只有你了。

我凝眉,忽略掉了前边那个到底原不原谅许灼的问题,只集中于北广的最后一句话,劝住许灼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说清楚一点。

在北广叙述的整个过程中,我越来越近地捏住了裴明珠的手,同时也感觉到她将我的手指握得更紧,我知道,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她会这样,是因为我太紧张的原因。

北广说。

许叔不长眼惹到了陆家二少,对方喜欢赛摩,要求老大同他赛一场,赢了就不追究许叔。平安姐你也知道,虽然许叔没什么本事,但老大是被他一个人辛苦养大的,所以怎么会坐视不理?如果真的只是比赛一场,那倒也好说,毕竟老大也经常鼓捣这些东西,输赢也不一定,只是陆二少下面的那些狗腿,怎么敢让陆少失了面子?所以这一去,实在凶险。我们劝老大别去,再想办法,他都不听,没办法,我只能找你了。

北广语毕,我和裴明珠同时站了起来,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看了明珠一眼,她故意将视线转开,盯着雪白的墙面发呆,半晌才回过头来,眼神闪烁着对我破口大骂。

你还愣在这里干麻?等我用轿子抬你去啊?!

裴明珠的松口,让我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涩,但是还来不及回味她带给我的细微感动,北广已经拉着我一阵风的离开了。

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林桑榆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许灼,裴明珠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林桑榆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许灼,裴明珠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等一寸日光来倾城

等一寸日光来倾城

作者:林桑榆类型:出版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林桑榆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许灼,裴明珠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林桑榆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等一寸日光来倾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许灼,裴明珠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