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我只是受了点伤小说 [4] 我只是受了点伤网盘

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我只是受了点伤小说 [4] 我只是受了点伤网盘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5:06:22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林斐然 状态:已完结

主角是阮苏陌,顾安笙的小说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此文是林斐然原创的出版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高考伴随着浓浓的硝烟,携千军之势呼啸而来,考完最后一科出考场,阮苏陌在门口和顾安笙狭路相逢,两人自那次“意外”后再没说过话,尴尬

>>>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在线阅读<<<

《我只是受了点伤免费试读


高考伴随着浓浓的硝烟,携千军之势呼啸而来,考完最后一科出考场,阮苏陌在门口和顾安笙狭路相逢,两人自那次“意外”后再没说过话,尴尬之情不言而喻,阮苏陌稍稍侧了身子让顾安笙先走,没想到对方走了几步又倒回来。

“考得怎么样。”

“啊?还行,就物理最后一道碰着了竞赛原题,一直没完全弄懂,可能要扣一些分,你呢?”

“也还好吧,没什么压力,对了,我还是选理,报Q大,何熏也支持我。”

顾安笙期待从阮苏陌眼里看到一点点惊喜,没成想对方只是很理所当然地回他一句,“当然了,你要是报了B大,脑袋被门夹了才差不多。”

说完,阮苏陌对着顾安笙轻吐了下舌头,笑。顾安笙愣了愣,两人就此冰释前嫌,阮苏陌这样的表情,是顾安笙第一次见,他甚至用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矫情的词语来形容,笑靥如花。他喜欢她这样的笑容,仿佛这才是真实的阮苏陌,他很喜欢。

录取通知书下来,阮苏陌和顾安笙不出意外地被Q大录取。之前立夏和周嘉言也已经商量好,要四人一起考去B市,立夏的成绩和周嘉言相差不远,刚刚超过重本线19分,填了B市一所重点本科比较冷门的专业,有点险,依然是上了。

但是漫长的红榜看过来,直到最后一个名字,都没有周嘉言三个字。立夏不敢置信,觉得一定是自己一眨眼错过了他的名字。又从尾到头,在盛夏的炎日下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完了整张红榜。旁边站着的班长陈思敏嘲弄似的轻笑道:“立夏,别找了。周嘉言他根本就没有填报志愿。”这一句话,像一道惊雷霹在立夏的心上。

立夏问陈思敏是不是她弄错了,陈思敏却一脸讽刺地斜眼看立夏。

“你平常不是和他走的挺近吗?那天我去办公室拿志愿表,听见他和石老师谈话,怎么,难道你不知道他要去英国了?我还以为你真有点本事,能把这个“金龟婿”套住呢。”

和周嘉言正式确定关系后,立夏在班上也开始毫不掩饰对男生的特别。周嘉言偶尔会避嫌,稍稍离立夏远点,可她像没事人样依然我行我素,明眼人只消一眼就能看出所以然,可没料那份真诚的感情,此刻竟沦为别人的笑柄。于是立夏瞬间就火了,她把手上的表格重重地拍在桌子上,瞪着陈思敏冷笑了一声说,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闷骚?陈思敏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,你对周嘉言的企图不是一天两天了,别人看不出来你姑奶奶我还看不出来吗?!是啊,我没本事,你有本事,你本事大着呢,你半桶水还响叮当,贴脸贴皮赔上自己人家都不要!”

阮苏陌看情势不对,立刻上前将立夏拉退了几步,陈思敏的心事被立夏一语戳穿,气得浑身发抖正欲发作,却听见顾安笙尴尬的“咳”一声,立夏转过头就望见周嘉言的脸,两人对视的一瞬间,周嘉言的眼神却慢慢躲了开来,连问都不用问,答案也省了。立夏将视线收回,平静地走出了教室。

转弯,下楼,穿过篮球场,足球场,低年级的艺体生在训练,噼噼啪啪的篮球声在立夏耳边作响,好像还是苏陌邀她一起吃冰的场景,周嘉言在篮球场上肆意地呐喊微笑,她奔跑起来。有什么东西“咔嚓”一声碎掉,立夏清清楚楚地听见。

她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呢,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?能做到如此,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枉顾那美好的自尊。

两人在一起,除了那次意外,再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,甚至牵下手道句晚安说句放学我等你,都没有。即使立夏已经表现得那么那么主动,热情却一次次的被浇熄,周嘉言对她有意无意的躲闪,她不是感觉不到,却选择了视而不见,有好几次立夏想发火,想骂他木鱼脑袋想踹他几脚,却都忍了下来,她只是想对他好,即使周嘉言并不见得喜欢这种好。

此刻立夏最纯净的心,已长不出水仙来。

红榜前面的人渐渐散去,顾安笙约了何熏先走了,只剩下周嘉言和阮苏陌站在原地。那些立夏问不出来的,阮苏陌要一个一个帮她问个明白。而究竟问了些什么,阮苏陌现在也已经忘了,只记得那天周嘉言的声音,难得低沉。

“我喜欢她,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她有梦,我也有梦。”

“更何况,我们家不会允许我和一个小职员的女儿在一起。现实这东西,苏陌你还不懂。”

“既然没有把握能给她想要的,就不该再耽误她的人生,不是吗?”

阮苏陌没有说话,她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立场说任何的话,透明玻璃被夏日的黄昏染上余光,周围依然是喧嚣的人潮,树上的蝉不停地叫,好像在代替一个回答,知了知了。

这个高中最后的暑假,周嘉言将过完自己的18岁生日,周家父母特意从B市匆匆赶回来,为他举办了一场生日晚宴,仿佛20岁成人礼一般,那排场,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想象。阮苏陌本打算一放假就立即赶回家看母亲,却不料接到周嘉言的邀请,听说顾安笙与何熏也会去,阮苏陌直觉地想拒绝,她还没有做好看顾安笙和其他人成双入对的准备。虽然已成事实,可她不想面对。

男生仿佛一眼就看出阮苏陌的顾虑。

“没事,你就当陪立夏吧,我也叫上她了,我们可是A班的无敌四人组啊,这革命友谊不是说断就断的。所以你们一个个的都不能缺席!还有,你要是不来,立夏不得杀了我?”

好说歹说,才终于把阮苏陌说通。

周嘉言去找过立夏,在放榜第二天,取完签证回家的路上,车子途经过立夏居住的小巷,挣扎很久,还是叫人停了车,他总觉得欠了立夏一个交代。

正在巷口犹豫间,周嘉言便看见开门出来倒垃圾的立夏,女生穿了件明黄色的短袖T恤,上面有一只大大的叮当猫在咧开嘴傻笑。他第一次看立夏穿这件衣服,是天气刚开始转热的时候,他记得自己取笑她说,“不知道的以为你童心未泯,其实立夏你就是一大把年纪了还装嫩吧!”然后女生象征性地踢他一脚,被他躲开来。

记忆中,立夏是打过周嘉言很多次的,却从没有一次真的下过狠手,除了那意外的一巴掌,还有就是一天傍晚,立夏去取忘在教室里的高考模拟试题,刚准备出校门回家,却发现周嘉言跟群小混混一起说说笑笑,从学校废弃的仓库走出来,手上还有残存的缭绕烟雾和明明灭灭的红点。那次立夏是真的生了气,喊了句周嘉言,趁他还没回过神便冲上去抢烟。周嘉言吓了一跳,看清是立夏后便将手举过头顶,女生怎么可以跟男生比身高,立夏几次“抢劫”不成就抬起右手挥过去准备动武,周嘉言怕又遭立夏一个耳刮子,直觉地用手一挡,手上的烟便直直地戳向了立夏的皮肤,瞬间就闻到了烧焦的味道。

立夏“嘶”一声,吓得周嘉言赶紧丢掉烟,抱住立夏神情焦急地问“怎么样怎么样,没事吧立夏。”

那是立夏第一次感受周嘉言的拥抱,和中一样温暖。当时的周嘉言硬要带立夏去医院,说怕处理不及时会留下疤痕,立夏一听就不愿意了,她说“那多好啊,以后你要是欺负我我就用这个伤疤去法院告你虐待!”看她又活蹦乱跳地跟他抬杠,男生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。

还沉浸在往事,立夏已走到他面前。

两人相对无言,直到等在巷口的周家司机叫了声“少爷”,立夏才开口。

“找我?”

周嘉言怔愣一下,才回答:“对,我来找你。”

然后呢,还有什么?

“立夏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不是想不负责任一声不吭地一走了之。”

立夏记得周嘉言说话间,无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腕,那里有一个褐色的小伤疤,是周嘉言的“杰作”。最后呢?

仿佛时光的洪流在此停驻,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,仿佛对方在下什么重大决定,而她如同站在被告席上,等待宣判。

“立夏,我……我……要不,我不走了?”

是在看着女生疏离表情的那一瞬间改变注意的,周嘉言突然就想为自己勇敢一次,他还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喜欢她,也不见得非谁不可,他只是觉得不能让这个女孩从自己的生活里消失。没有与她斗嘴的日子,此刻的他,还不习惯。

周嘉言说完,深吸了口气,然后掏出背包里的绿色证书作势就要撕,立夏却扑过去将他的手按住,努力不让视线模糊,脑海里瞬间浮现那句话,你让我上天堂,再让我下地狱。

“周嘉言,我有个问题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这样做,为什么?”

未料到她这么突兀地问出口,男生微愣,下一秒却轻轻将头不自然地扭在一边,面色微潮。

“安笙说,放弃了你,我大概会后悔。我不想要自己后悔。”

自己所有的心思用另一个人当借口,显然这个答案并不是立夏最想听见的那一个,但她已经明白那句话的其中意义。其实那几个字说不说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他愿意表达,而她听得懂。

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 精彩点评

这个作者(林斐然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我只是受了点伤

我只是受了点伤

作者:林斐然类型:出版状态:已完结

这个作者(林斐然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我只是受了点伤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