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美女总裁缠上我 第2章 谁的长发 美女老总爱上我诱受

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美女总裁缠上我 第2章 谁的长发 美女老总爱上我诱受

发布时间:2020-03-28 21:59:57编辑:百小白来源:青春说小说作者:冬日暖阳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的小说,是作者冬日暖阳创作的都市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第二天早上,韩远被一泡尿给活活憋醒了。解放完了,对着镜子,他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白衬衫黑西裤!衬衫胸前的两个纽扣解开了,那结实的胸肌一

>>>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在线阅读<<<

《美女老总爱上我免费试读


第二天早上,韩远被一泡尿给活活憋醒了。

解放完了,对着镜子,他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白衬衫黑西裤!衬衫胸前的两个纽扣解开了,那结实的胸肌一览无余。

昨晚发生什么了?怎么这样就睡过去了?他的大脑努力开启搜索模式——

还没来得急搜索,手机响了,是妻子谷妍的电话。

韩远心里好一阵窃喜,拿起手机接听,里面传来的是儿子韩泓稚嫩的声音——

“爸爸,我和妈妈要回家啦,中午十二点半到高铁站——”韩泓的声音很高亢,看得出很开心。

五一小长假,谷妍带着儿子韩泓回了南城市妈妈家。

韩远送她们母子上车,临走的时候,谷妍对他没有一句话,也没有一丝笑脸,依然在生他的气。

不知道谷妍在娘家待了三天是不是有所改变?

韩远真希望能和谷妍和好如初,这样冷战的日子他真是受够了!一个大男人明明有老婆,却要过着和尚般的生活,这是多么悲催?

前段日子,谷妍无意中看到他和海州日报的女记者林甜一起吃饭,就怀疑他和人家有暧昧关系,这让韩远很生气,两人为此吵了几次。

吵的代价是韩远独守空房,谷妍从那天开始睡在了儿子的房间里。

韩远以为谷妍只是一时赌气,过一两天就好了,没想到这两个多月过去了,无论韩远怎么明示暗示解释求和,谷妍就是拒绝和他说话,拒绝回归主卧室。

这女人气性儿真大!人家是醋坛子,韩远觉得她整个就是醋缸!

韩远赶紧冲凉,洗衣服,还把家里也好好打扫整理了一下,再下楼去买了点儿水果,然后到车库开车去高铁站接她们母子。

看着停在车位上的车子,韩远觉得奇怪,这车是谁停的?居然是车屁股朝外,他从来都是车头朝外。

难道他昨晚喝多了,把车给停反了?

来不及多想了,他把车子倒出来,直接去了高铁站。

韩泓一看到他,远远地就欢跑着往他怀里扑来:“爸爸——”

韩远一把抱起儿子,使劲儿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又亲,“哈哈,宝贝儿!想死爸爸了!姥姥家好玩吧?”

“好玩儿!爸爸在家好玩吗?”韩泓笑哈哈地抱着他的脑袋笑道。

“不好玩儿,你和妈妈把我抛弃了,一点儿都不好玩!”韩远笑哈哈地说道,眼角余光却在关注谷妍的表情。

他伸手去接谷妍手上的包,“妍妍,辛苦了,我来——”

谷妍瞟了他一眼,没吭声,但是没拒绝他,顺手把包给了韩远。

韩远心里好一阵惊喜:果然雨过天晴了!太好了!今晚应该不用独守空房了吧!哈哈!

“儿子,我们去吃寿司,好不好?”韩远抱着泓儿说。

“好,我最喜欢吃寿司了!”韩泓高兴地说道,他不喜欢吃寿司,但是儿子和谷妍喜欢吃。

“妍妍,你说呢?”韩远转头问谷妍。

“你都定了,还问我?”谷妍假装生气道,却是对着儿子微微笑。

“好嘞,我们现在就去吃寿司!”韩远高兴地说道。

谷妍终于和他说话了!韩远暗喜,终于要雨过天晴了。

一家人高高兴兴来到日本料理店吃寿司。

这是韩远几个月来最开心的一天。

他期待着能回归到以前那样的幸福生活里。

没退伍前,韩远是中部某军区一名团职军官,人事部门的领导,有勤务兵有专车。

谷妍经济学硕士毕业,在南城市最大的一家证券公司上班,是名副其实的金领一族。

谷妍高学历高个头高颜值,是一个很骄傲的“三高”女人。韩远比谷妍大七岁,当年为了追到谷妍,韩远可是下了一番苦功。

和女神结婚后,女神成功升级成了女王,韩远心肝情愿做一名幸福的“奴隶”。

部队有食堂,可以吃现成的,谷妍不喜欢。韩远于是苦练厨艺,每天早晚变着花样给谷妍做好吃的;谷妍不会做家务,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他全包了!

爱她,就要为她做一切!爱她,就要当好她的勤务兵!这是韩远的爱妻口号。

周末只要没有任务,韩远当司机兼导游和秘书,带着谷妍到处玩儿。

一年后,儿子韩泓降临,这个家多了一个小天使,那时候,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放。

去年退伍回到老家海州,韩远选择了自谋职业,到海州报业人力资源部担任副部长。

可是,谷妍的脾气却是越来越坏了,似乎看他哪儿哪儿都不顺眼。就连他和女同事吃顿饭,她都能上纲上线,几个月不理他。

真是憋死他了!

韩远拿了一片西瓜给谷妍。

谷妍接过去吃了,虽然没说话,但对他不再是黑着脸,偶尔也和他说几句。

吃完中饭,韩泓要去公园玩儿,今天是小长假的最后一天,公园里很热闹。

于是一家人又去了公园。韩远陪着儿子坐过山车,玩激流冲浪,去矿山探险,还陪着儿子打气球,赢了不少礼物。

一家三口玩得很开心。

在外面吃了晚饭回到家,韩远主动为儿子洗澡,为了表现得更好点儿,他把儿子的衣服都给洗了。

把儿子伺候睡下后,他看到谷妍也洗完了,而且回到了他们的主卧室里。

韩远心里好一阵激动,满心欢喜地钻进卫生间去洗澡。

边洗澡,他心里就无限憧憬着接下来的美妙时刻。

都说小别胜新婚,他们这都几个月没在一起了,几个月没有肌肤之亲了!他早就渴望得不行了!

他就不信谷妍不渴望?她也正是女人最旺盛的时期,对夫妻生活应该是同样渴望。

今晚,他要好好伺候他的妻子,也要好好地享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权力和幸福!

哦,亲亲我的宝贝儿!韩远边洗都忍不住唱起了歌儿——

把全身每一处都洗白白后,韩远激动地来到了卧室里。

谷妍一定坐在床头,开着暖灯在等他——韩远心里充满了期待。

可是,推开主卧室的门,刚走进去,就听得一声怒吼传来:“这是谁的长发?”

谷妍站在床头,手里捏着一根长长的棕褐色的头发,无比愤怒地看着韩远质问道。

韩远瞬间被谷妍这突如其来的发问给打晕了!

长发?谁的?压根儿就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啊?

“哪儿来的长发?”韩远十分不解地看着谷妍。

“装!韩远,你是越来越会装了!”谷妍手里紧紧地捏着那根棕褐色的长发,怒不可遏地举到韩远眼前,“都证据十足了,你还装!之前你说我无理取闹,说那是子虚乌有的事情!现在呢?啊?这根长长的棕褐色的头发是不是那个狐狸精的?趁我不在家,你居然把女人带到家里来了,韩远,你太让我恶心了!”

说完,谷妍使劲儿推开杵在她眼前的韩远,要离开主卧室。

“妍妍——你站住!”韩远大声呵斥道,“你冷静点儿!我韩远如果是你说的那种男人,要杀要剐随你便!可是,谷妍,你真的错怪我了!这几天我在妈妈家陪她老人家!根本没在家里过夜啊!不信,你可以问老太太!”

“问老太太?韩远,你真把我当傻子?证据如山还要问老太太?你不觉得可笑吗?啊?”谷妍站在房门口对着韩远怒斥道。

她压根儿没想到,她的床上居然出现了女人的长发!

她还以为韩远只是对那个女人有点儿好感,两人之间只是有点儿暧昧,没想到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!居然趁她不在家把人带到家里来鬼混了!

这次回娘家,妈妈劝她,说韩远很不错,论人品论长相论学历论工作,都算得上是优秀的男人,既然嫁给了他,就好好和他过一辈子,别那么任性!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你嫁给韩远,也算嫁了个绩优股,应该知足了。

她本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女人,她不允许韩远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忠!但是思前想后,她觉得这样僵持着冷战的日子确实不好过,想着韩远对她和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,也就原谅他了。不能那么认死理,万一真的冤枉了韩远呢?那不是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幸福?

可是——

现实再次给了她重重的一击!眼前这根长发足以说明一切!韩远真的已经背叛了她!

她一直都是短发,家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长发!

如果韩远没有带女人回来,难道这根长发是从天而降?鬼才信!

韩远,你太让我伤心失望太让我恶心了!

谷妍对韩远恨得咬牙切齿!她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夫妻之间的不忠!既然娶了她,就应该一辈子爱她忠诚她!

看着谷妍手里的这根长发,韩远痛苦地仰起头,这头发怎么来的?是谁的?昨晚老同学马新军为外甥林雄想进海州报业当记者的事儿请他吃饭,席间不停地劝酒,还说有美女代驾。

他不胜酒力,加上近来心情郁闷,几杯酒下肚就不省人事了。这是他第一次被人灌醉。

难道真有美女把他送回家了?想起车位上停反了的车子,韩远真心有些忐忑!

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冬日暖阳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韩远,谷妍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冬日暖阳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韩远,谷妍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美女老总爱上我

美女老总爱上我

作者:冬日暖阳类型:都市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冬日暖阳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韩远,谷妍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冬日暖阳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美女老总爱上我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韩远,谷妍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